我國老齡政策法規主要存在以下三個問題:

        一是政策缺位和越位。我國制定涉及老年政策的有關部門有十幾個,由于職能交叉、政出多門、多頭管理,產生相互分割、自成體系、封閉運行的格局。有些實權部門將權力部門化,政策決策周期長、成本高,協調溝通困難,有些政策還加劇了社會分配的不公平。與老年人的社會需求相比,我國政府對社會福利投入明顯不足,導致經濟社會發展失衡。

 

  二是政策落實不到位。許多老齡政策是原則性規定,尚未建立相關的實施細則等配套政策措施,難以操作或不具有可操作性。特別是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統籌層次比較低,沒有實現城鄉兼顧和全國統籌,妨礙了社會保障發揮全社會共濟的功能。退休養老制度存在不平等現象,不同單位不同性質企業養老金差別過大,造成退休人員待遇差距明顯。老年產業政策中的優惠和減免,特別是政府對民營企業的優惠政策執行不力,缺少實效,造成社會投資猶豫徘徊的局面。

  三是缺少規范化的長遠發展戰略。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的加深,老年人的養老醫療、精神生活、參與社會發展、社會照料、權益維護等問題越來越突出,迫使社會經濟生活結構和消費結構不斷調整。而國家還沒有出臺規范的養老護理市場準入標準、行業規范管理標準等。對老年群體組織的管理和服務方面,包括社區和農村老年協會的定位和管理,有待進一步規范。此外,需要在老年消費品營銷和老年需求方面加強研究,進行引導和培育。